Saturday, 15 July 2006

摘果夢碎。

禮拜一就要去咖啡店當三明治助手,很期待。希望我能聽得懂老闆娘和大部分客人的英文,真的。

找工作這件事搞得我很焦慮,每當我把洋洋灑灑一大張履歷交到每個咖啡店老闆娘手上,都有一種尷尬的感覺。履歷上有我在台灣的工作經歷:電視、設計、廣告...,但其實老闆娘要找的是一個懂咖啡、懂義大利麵的員工,每次老闆娘皺眉端詳我的履歷的時候,我總在想:「老闆娘一定覺得我是來亂的。」可是還能怎麼辦呢?

很想知道大部份拿working holiday visa的人都是怎麼在這找工作的,我上網google了一下,很多部落格都在紀錄working holiday的生活,很優秀,最令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是我還跑到【背包客棧】上去問問題,明明處境就跟人家backpacker差這麼多,還跑去湊熱鬧,可是我真的需要一盞明燈。我的媽呀!這些個明燈、這些個backpacker都好堅忍不拔唷!上山下海不說,工作一個一個換,在一個城市打工三個月,賺夠了旅費就離開到下一個城市玩耍,等到盤纏用盡,在想辦法找打工賺錢,很令人敬佩壓!!

WHV的規定有個但書,只要你在農場工作超過三個月,你就可以再申請一年的WHV。聽起來不賴,我跟尚先生說:「我要去農場摘水果。」看完這些個backpacker在果園摘草莓、在工廠洗鮑魚的經歷,真讓我有些傻眼,我還是得認清自己是個很城市習性的人,註定不是當backpacker的料,去野外玩耍搭帳逢OK,去農場採收水果三個月....這個......,我想我還是去考個酒牌到餐廳裡服侍澳客好了。

anyway,希望禮拜一的三明治助手,我不要表現得太白痴才行。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