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January 2007

Yellow

跨完年那個禮拜,沒上班休息了好幾天,東跑跑西晃晃,很是愜意。

去Bondai Beach那天,超級大晴天,總算一圓我的沙灘夢。因為前幾次去邦代,不是沒打算要曬太陽、就是道具都帶齊了卻來個海風冷得半死。

這次準備了墨鏡、大毛巾、防曬乳、比基尼,就連對沙灘沒興趣的尚先生也都捨命陪君子,穿著小短褲陪我躺在沙灘上。邦代是個熱鬧非凡的海灘,表面上我是帶著墨鏡在曬太陽,暗地裡不斷打量海灘風光,其實還算香豔刺激。

我小聲地告訴尚先生:「喂...你看左前方藍色毛巾那一攤,Bikini已經解開,有胸部在曬太陽。」畢竟這熱鬧的海灘上空的還是少數,所以忍不住還是多看一眼。

曬了一陣子,有種快睡著在大太陽下的感覺,尚先生說我們起來走路吧!起身收拾我的鮮黃色大毛巾,正巧我那天又穿著我最愛的鵝黃比基尼,看見這個黃成一片的景象,我用我的中文思考和慣性口吻隨口說了句:「look!I m so yellow!」,尚先生是懂我的,不過他忍住笑意,低聲的說:「ㄟ...不要被人家聽到,在這裡『顏色』是很敏感的。」我愣了兩秒鐘,大笑了出來,不認識我的路人卻聽到我這麼說,一定覺得我不是很幽默就是很蠢!一個黃皮膚的亞洲人自己說自己so yellow,還在各種顏色花花綠綠的人肉海灘上說這句話......。

在這種多種族群聚的土地上生活,的確是要注意一下,免得冒犯到人或是被冒犯了。那天的邦代海灘行,就在我和尚先生口中哼著Coldplay的【Yellow】歌聲中,緩緩離開滿滿比基尼的人群作為結束。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