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September 2007

坐公車。

◎胖子

七點四十九分這班公車通常比較擠,因為正好是上課上班時間。

快到終點站前幾個站,一個胖子上了車。說他是胖子,沒有任何輕蔑的意思,因為是真的很胖。目測身高可能有一百八十五,體重不知道有沒有一百二,肚子很大,像懷了五胞胎。

車上幾乎都沒有位置了,只剩下車廂前方的兩兩面對面的區域剩零星一兩個位置。胖子可能是因為太胖,連走路都喘呼呼,買完票的表情就是一副很堅定一定要找位置坐下的樣子。雪梨公車在前方車廂都會有兩個坐位兩個座位方向互為面對面的區域,像台鐵復興號火車座位可以手動推成面對面那樣。如果是在空車的狀況下,胖子肯定是一人坐兩人位的,可是胖子沒太多選擇,在兩兩面對面區硬是找了個位置坐下,位置旁邊另一個位置上的阿嬤硬是被擠到車窗上,趕緊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臉上還帶著尷尬。胖子看了阿嬤說:「不好意思阿。」阿嬤說:「沒關係」。

越到終點站,越多人下車,阿嬤對面的上班族下車了,阿嬤趕緊抱著自己的大包小包切到對面的位置去,乎,新位置旁邊是個高中女生,兩個女生肩並肩坐在雙人坐位上剛剛好,舒服多了。

胖子從與阿嬤肩並肩到現在面對著阿嬤,問:「剛剛很不舒服嗎?」

阿嬤,一句話都沒回答。


◎小孩與青少女

下午我要去Manly找尚媽媽。在站牌等車的時候,一個媽媽用嬰兒泥狀食品餵她坐在嬰兒推車上的女兒,小孩一直哭鬧,媽媽一直哄:「you are such a good girl....」,還是一直哭鬧。

公車來了,正好停在我和另一個阿嬤面前,所謂敬老尊賢,我等著阿嬤先上車,可惜阿嬤還沒機會跨出去,推嬰兒車的媽媽一個箭步就從旁插了進來,阿嬤臉上露出what de fuck的表情。等嬰兒車和阿嬤都上了車,我才跟著上車,媽媽和嬰兒很機靈地找到車廂中前段可以放嬰兒車的博愛坐區,小孩還是在吵鬧,我想如果這一趟三十分鐘坐去Manly都有這小孩陪伴,肯定很煎熬,所以我往後走往後走,找到最後一排位置靠窗坐下。

過了兩站,兩個青少女上了車,打扮很夏天,帶著草帽背著大背包,直爽爽地衝到我坐的最後一排,一屁股用力地坐下,那力道之大,讓我有被彈起來的感覺。車子一開,前面的小孩開始尖叫,我旁邊的青少女脫口說了:「Shut Up!」然後兩人咯咯地大笑起來。

之後一路上,小孩不間斷大叫,她媽媽持續用很蠢的話安撫她,我旁邊的青少女一聽到小孩尖叫,就what de hell what de hell的抱怨。小孩和媽媽總算下車了,但是青少女們還在,吵鬧的程度並不比小孩遜色。看見路上有個女孩穿著碎花平口洋裝,青少女喊了一聲:「That dress is sooo cute!!!」當車子從碎花洋裝女孩身邊經過,背影變成側面,青少女又喊了一聲:「But she's not!」然後兩人又咯咯地大笑起來。



◎醉客

青少女下車了之後,我的耳朵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過沒兩站,一對男女上了車,直往最後一排衝。

我明顯聞到一股酒氣,大白天就喝酒醉,這就是澳洲。女的手上拿著一支吃了一半的雪糕,一邊吸允一邊滿口醉話,兩個人在後節車廂跑來跳去,這裡坐坐那裏坐坐。有個男生按了下車鈴,起身要下車,經過這對男女,對女生說:「車上是不能吃東西的。」女生對這句話沒有反應,突然很熱情的說:「hey How are you!!」隨即給了這個男生一個擁抱,男生下車前說:「那我可以吃一口嗎?」,醉女很熱情:「Yeh sure!」然後遞上雪糕,男生用力舔了一口,就說掰掰然後下車。

這齣戲很深,我看不太懂。



◎老人與狗

從Manly要回家。等車的時候,身旁坐了一個女孩,抱著一隻馬爾濟斯,可能是快天黑了,有點冷,青少女把馬爾濟斯放進超市的環保購物袋裡。小狗很乖巧,一點都不吵鬧,比小孩還安靜。

上了車之後,女孩抱著小狗坐在前段車廂,一路上安靜乖巧,如果沒說,沒人會知道車上有隻狗。女孩要下車了,抱著小狗走到後門等車停,坐在車門旁的老人盯著女孩和狗瞧,女孩看了看,老人沒有迴避的意思,女孩問:「是有甚麼問題嗎?」,老人說:「對,很臭!」女孩一時之間無法反應,車門開了,女孩說:「那你該檢查一下你自己的嘴吧!」女孩下車,老人說:「Thank you」

4 comments: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