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December 2006

GoodBye 2006

二OO六眼看要結束了。回想這一年,我做了些什麼。

在陰森購物混了將近一年之後,零六年的年初,我的長官換了人,辛苦的日子也開始。那個環境講求表現,除了工作能力的表現,還有博得長官歡心的表現。如果長官越喜歡你,自然你的表現空間也就越大。這種不擇手段讓長官喜歡你的工作倫理我很懂,可是就是沒那個天份去實踐。當工作開始失去樂趣卻盡是無奈的時候,就是思考下一歩的時候。

2月去了趟峇里島,算是散心,也算是過生日。3月來雪梨看Infected Mushroom,順便堪景。零五年年初尚先生要回雪梨的時候,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回雪梨,我想當時時機還沒成熟,還是就隨緣吧!於是就這麼繼續long distance了一年。到了今年年初,工作開始不開心,感情走的這麼艱辛,我開始認真思考離開工作,離開台灣這件事情。

3月的雪梨之旅讓我覺得也許我可以試試在雪梨生活的可能性。回到台灣,我開始申請working holiday visa,四月簽證一下來,馬上跟長官提離職,長官話裡帶話告訴我,他不是不喜歡我,之前的刁難是要磨練我(所謂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希望我能吃得苦中苦,繼續留下去,我心想老娘實在不是跟你玩磨練遊戲的料,何必這樣整我,但是嘴上還是很客氣的瞎說,沒能達到長官的要求真是遺憾,可是我要去雪梨做生意了。

確定5月可以離職,我開始定機票,賣車子。賣車子中間又遇到買家交車前一天用簡訊告訴我他要反悔,害我得騙我爸說耶我們賺到訂金,其實馬的我太白吃又智障,訂金早就被買家用很扯的理由博取我的同情給拿回去。經過這件事讓我學會人真的要賤一點才不會被欺負。不過好險在出發前兩個禮拜車子還是順利賣了出去,而不至於要拖累家人來幫我處理這些拉機拉扎的雜事。

6月18號凌晨我就帶著三十八公斤的超重托運行李和四大包的手提行李抵達雪梨。

來雪梨之後的前兩個月,不會講話也聽不懂尚先生以外的人說的話,不用工作,整天睡覺、吃東西、自己一個人玩耍,不認識路不會坐公車不會自己點餐。

8月的時候找到我在雪梨的第一份工作,穿上制服、圍上圍裙、綁起馬尾、戴上遮陽帽,就這麼包起三明治。時薪很低,工時很少。客人問我打哪來?之前在幹麻?我用不流利的英文很害羞地說我之前在購物頻道當producer。

9月,我找到第二份工作,購物中心的珠寶專櫃小姐,以前在台北上班的衣服和高跟鞋難得在雪梨派上用場,以前在陰森購物的銷售技巧照理說也應該派得上用場,但是礙於語言障礙和店裡客人沒有很多的關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上網和聊天當中度過,就打工生涯而言,是很美妙的工作。

10月,因緣際會地我兼了第三份工作,在購物中心裡的連鎖Cafe'端咖啡。珠寶專櫃的路意絲問我賣飾品這麼輕鬆,幹麻還想去端盤子?我說,我想多認識一些人,多一些自己的朋友。

11月,工作好滿,12月,耶誕節之前更滿。就這麼晃押晃地2006要過去了。

這一年算是我自己覺得很勇敢的一年,作了些決定,看了些事情,這些,都需要點勇氣。我的簽證到2007年的6月到期,到時候就得決定是要呆在雪梨或是台灣,呆在雪梨意味著我今後都要很努力很努力地在異地生活,選擇台灣就表示我跟尚先生要回到過去long distance的日子,甚至結束。可以想見,2007也是很需要勇氣的一年。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