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December 2006

家務事‧黃金的魅力

我以前很常寫我的家人,或是常在朋友面前提起我媽怎樣、我爸怎樣、我弟怎樣、我哥怎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把家務事出現的機率減少,我家那本難唸的經,不唸就算,一唸就沒完沒了,是會讓人心情焦慮的那種難搞。來雪梨之後,打電話回家的次數其實很少,不打罪惡感很重,打了心情更沉重。我像是在逃避什麼難堪的往事一樣盡量不去想它、不去面對它。

昨天打了電話給母親,聊一下家裡的近況,說真的,這是好久好久以來,第一次從媽媽的口氣感受到她真的開心,因為她開心,掛上電話的我也變得開心。

媽媽告訴我,哥搬回去和她住了,還帶回去了一隻八個月大的黃金獵犬。這幾個禮拜他們就因為這隻黃金,忙東忙西,帶牠去散步,帶牠去洗澡,教牠坐摩托車。我媽一直都對貓貓狗狗沒興趣,不過從我媽滔滔不絕的開心口氣聽來,天性憨厚討人歡心的黃金還真的溶化了她的心。

媽媽之前情緒很低潮,始終不快樂,已經要到醫院看醫生的地步。昨天電話裡的她跟我說,為了忙著照顧這隻黃金,都沒時間胡思亂想了,看著憨憨的黃金耍可愛,她的心情就變好。

我絕對相信黃金那張憨臉的魅力,光想到就覺得好可愛好可愛,比起家裡其他那幾隻賤貓的驕傲態度,又是另外一種深得人心。

掛上電話前我問了一下:「你們把這隻黃金叫什麼名字?」我媽說:「牠唷!叫阿發,你哥都叫牠發哥,我有時候叫他賴寶發。」實在是俗擱有力!可愛到有春(剩)!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