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November 2006

老闆娘麗娜。

好幾月下來每週兩天的三明治班,讓我和老闆娘麗娜逐漸發展成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

麗娜很會跟客人聊天,舉凡天氣、家庭、生意、甚至感情、八卦,她都可以巧妙地切入。如果場景是在台灣,就像家裡巷口賣美而美漢堡蛋的阿姨,帶著點三姑六婆的味道。

附近醫院裡的醫生來店裡吃個生菜三明治順便看一下報紙,短短十幾分鐘的lunch break,麗娜硬是會湊到Dr.湯姆的身邊,問一下工作的狀況,最後莫名其妙問到什麼時候要結婚?有沒有中意的對象?Dr.湯姆客氣地稍微提一下有個在國外的女友,但是要克服的客觀問題還很多.....,麗娜竟然還直接問那你帶不愛她,搞得湯姆尷尬地說愛阿,然後報紙都看不完就得趕回去上班。

或者是跟每個客人聊完天,等客人離開了,麗娜就會告訴我這個誰誰誰跟那個誰誰誰是夫妻,那個誰誰誰是這個誰誰誰的同事,她基本上已經把熟客的祖宗八代全都搞清楚了。

對面大樓這陣子在施工,常常都有穿著螢光工作服的勞動兄弟來店裡買漢堡,上上禮拜我幫一個勞動兄弟包三明治,包完這位弟兄當著大家的面說我好美,搞得我臉紅又暗爽,之後去上班麗娜就會跟我說:remember the guy said you are beautiful? he came yesterday..........,麗娜很熱心地告訴他我都禮拜幾上班,叫他禮拜幾來就能看到我,非常有婆婆媽媽的特質。

偶爾沒客人上門的空檔,麗娜就會自己弄杯咖啡,再幫我弄杯熱巧克力,叫我坐下來休息,然後就很八卦地問我,有沒有打算要留下來?我和尚先生有沒有什麼打算?我說目前還很難下決定,因為要考慮的事情還很多,麗娜就幫我分析如何選擇一個好伴侶,如何告訴在台灣的媽媽我最後的決定.........,下班前還叮嚀我記得要打電話回家給我媽。

其實在這裡有個像媽媽像阿姨的長輩給我一些人生意見,對心理上的安撫作用的確是有的。想當初我剛去上班的時候,連各種土司的種類都搞不清楚,連話都不會說,麗娜也都好聲好氣地不斷教我,我現在也才有膽量去嘗試其他工作,其實心理是感激的。這也是我遲遲不打算完全把三明治工作辭掉去賺更多錢的原因。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