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4 December 2007

買手機。

今天尚先生和我在麗娜店裡吃完早午餐,順變去便利商店買包菸,尚先生帶我繞遠路,說要去遠一點的小店買菸。原來尚先生今天心血來潮,花了三塊錢買了兩張不同種類的刮刮樂,我漫不經心地刮著刮,反正我這輩子對獎摸摸樂或刮刮樂從來沒有中過,所以刮這東西對我不會帶來樂趣或快感,果然,刮完之後,甚麼也沒有。

尚先生繼續把他那張刮刮刮刮...,「等一下,我贏了五塊錢!」,人生就是這麼回事,有人烏雲罩頂,有人卻總是撥雲見日。我看著他走回去跟小店老闆兌獎,想說可能換個五塊或是買個飲料之類的,結果他又以小博大,花了五塊錢,多買了好幾張不同的刮刮樂回來。我小時候看我爸總是以小博大,結果越博越大,博到最後家裡房子都沒了,於是對這種事情心裡有莫名的抗拒和恐懼。我說:「怎麼這麼貪心?」,尚先生分我一張順便認真地刮了起來:「才不過幾塊錢而已」,我邊念邊刮:「所有輸家一開始都馬只賭小錢,然後越玩越大...」講著講著,我手上的這張,還是沒中,「看吧!」,尚先生沒有要理我的意思,「我好像中了一百塊!」尚先生謹慎地說。

哇靠,好嗨,尚先生每刮必中,我是屢刮屢不中。尚先生又走回小店老闆那,我心想不會再把一百塊都換成刮刮樂回來吧,這樣會刮到手脫臼的。好險,尚先生還不至於貪心到那個地步,最後帶著白花花的鈔票回到我身邊。

尚先生平白無故口袋裡多了一百塊,就有種很想花掉的衝動:「你不是說想要買洋裝,走,我們來去買!」,我說好,先等我回家畫完妝穿美美的再去,尚先生覺得我很掃興,看見皮件包包店就順勢走進去,「我的皮夾破了一個洞,我要買新的。」翻著翻著沒有真的很喜歡的款式,尚先生露出了愁容,那種「有錢沒地方花」的憂愁....。「你不是要買手機?」我一語點醒夢中人,尚先生大眼睛閃耀了好幾下,「對!我要買手機!」(關於要買洋裝給我的事情就當作沒發生過)。

尚先生的PDA手機歷經了多次「自由落體」的訓練之後,在三個月前總算撐不住這樣的操勞,觸控螢幕硬生生的裂了開來。當時尚先生瀟灑地說,反正我都在家工作,沒手機也沒差。果然撐了幾個月沒有手機的日子,出門必要時都打公用電話,其實這樣日子也是可以過的。只是尚先生最近開始忙於Promoter的工作,三不五時就有人打到我手機來找他,或叫我留言,我忍不住說,身為一個八面玲瓏的promoter,讓人找不到你實在有些不專業。我又再度點醒夢中人。可是儼然,尚先生的志氣不是只要一隻手機而已。

「我想要買iphone。」他說,DJ好友Damien,前一陣子買了iphone,Promoter朋友狄亞哥,也買了iphone,大家都有iphone了,這是clubbing圈裡的最新流行,我也要。

我不予置評,因為我對蘋果家的東西也有盲目的崇拜心理,所以對於這個提議,我就噤聲,還小小聲的說了一句:那我也要。

但是基於刮刮樂也只中了一百塊,要真的就衝去買iphone也買不起,於是我們就先跑去附近的手機店了解一下情形。基於預算和實用考量,尚先生只看中一款狀況很好的二手O2的PDA滑蓋手機,就價位和品質看來,其實還挺划算,可是我又奮不顧身地跳出來碎碎念:「你真得很需要PDA手機嗎?上一個PDA手機最後還不是變成一把很大的手機而已,PDA功能根本沒必要........。」,尚先生又露出了有錢花不了的愁容:「我再想想好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這個問題持續困擾著尚先生.....
尚:「你說得很對,上次那把PDA的windows功能最後變成pain in the ass,一點都不實用。」
我:「我知道,我總是對的。」
尚:「可是我很喜歡那隻O2,很sexy。」
我:「我是覺得可以接得到電話和撥得出去就好了。」
尚:「還是再多花一點錢去買iphone?」
我:「恩!?」眼睛為之一亮。
尚:「可是不知道值不值得,好不好用?」
我:「Damein他們用過的感覺怎麼說?」
尚:「恩,對,我回去問一下他們,看他們買了iphone之後有沒有覺得老二變比較大隻。」
我噗嗤笑了出來:「恩,對,問一下。」
尚:「如果Damien說iphone讓他老二大了好幾吋,那我也要買,如果只有一兩吋,那就算了。」
我:「恩,好主意」





後話:
1.於是說穿了,買iphone就是為了要耍屌,實用價值完全不在討論之內。
2.最後,尚先生還是回去把那隻O2買了回來,因為殺完價的價格實在很誘人,儘管狄亞哥說那隻O2只是「iphone wanna be」
3.刮刮樂贏一百塊,等於台幣兩千八百塊。那隻二手O2PDA最後以兩百塊成交,等於台幣五千六百塊。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