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August 2006

老爺,你.......你想幹麻?

許多鄉親在看完麗娜老公跟我講電話那篇文章之後,都不直接在留言板上留言,反而都不約而同地從MSN冒出來:「你老闆娘的老公真的想跟你有一腿唷?」語氣中隱約都帶著一股八卦味。這件事原本想說就讓它隨風而散,沒必要想太多,當做我英文太爛不會講電話好了,不過今天的情節又有了戲劇性的發展,讓我忍不住很想講..........。

自從上禮拜四的詭異電話之後,經過一個周末,這個禮拜一的早晨我又再度回到工作崗位上。早晨照慣例我會在八點到九點之間進行拖地擦玻璃的工作,麗娜則是會忙著煮湯烤雞切菜等準備工作。早上的陽光總是很明亮地從車庫方向的後門灑進來,往那個方向望去會非常刺眼,就在我認真擦地板的同時,一個高大的人影遮住了刺眼的光線,麗娜老公正從後門緩緩走來,穿著深色西裝外套還帶著超黑墨鏡的麗娜老公給我一個超燦爛微笑,背對陽光的麗娜老公還全身發邊光,如果加上慢動作的話,就完全符合吳宇森或麥可貝導演最愛的英雄出場畫面,渾然天成。推開玻璃門,摘掉墨鏡,麗娜老公跟我打了個招呼:「Hello Beautiful !」,綁著馬尾、戴著遮陽帽、穿著不合身黑色制服、悶著頭擦地板的我當時一點都不Beautiful,不過外國人打招呼總是恭維過來恭維過去,我也就以微笑回應麗娜老公,並且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

我來這上班大概將近一個月了,連這天算在內的話只遇到麗娜老公三次,我記得第一次麗娜跟我介紹她老公的時候,我看見一個中年婦女臉上馬上展露出少女般的微笑,「Maggie,這是我老公....」甜甜的語氣中帶著點幸福的驕傲。因為我的班非常少,所以連著兩次碰到麗娜老公還挺....巧的,不過我還是會告訴自己不用想太多。

地板拖完了,也陸續有人客上門,麗娜忙著弄咖啡,我就負責包三明治,麗娜老公就坐在位置上喝咖啡、看報紙、講電話,其實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來幹麻的,因為他跟麗娜都用黎巴嫩話交談,我連偷聽的份都沒有。早上的客人總是沒很多,我只好多洗洗杯子盤子,擦擦餐檯,看看有沒有盤子沒收、桌子沒擦的,店裡很小,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看得到,只要我轉頭往店裡座位視察的時候,只要麗娜在忙就一定會看到麗娜老公對我微笑,眼神交會總是要回應,我當然也只能微笑回去,可是麗娜老公的微笑實在太燦爛太刻意了,好像在故意放電那樣,我覺得有點不自在,只好技巧性的再轉移我的視線。恩........,這該怎麼形容好呢?就很像大紅燈籠高高掛或是那種大宅院電影裡面,只要夫人一轉身不注意,老爺就和丫環在夫人背後眉來眼去,還會很緊張怕被夫人發現那樣。

我告訴自己,人家只是用眼神跟我打招呼,千萬不能想太多,但是我也盡量避免,不再跟老爺眼神交會了。都到了十點麗娜說我可以放飯了,老爺還不走,這天呆的可真久,於是我只好端著我的早午餐坐到老爺的隔壁桌,老爺問我週末去哪裡玩,我說我這個周末很無聊沒出去玩,講完我就很專心盯著我的盤子一直認真地想趕快吃完,並不打算跟老爺聊太久,因為夫人就在我前面煮咖啡。這時候我的餘光發現老爺起身走到樓梯下方的小儲藏間前面,那邊是我跟麗娜放包包外套掃把的地方,在那個位置是麗娜看不見的地方,不過我的位置卻同時可以看見麗娜和她老公。好阿尷尬的來了,我的餘光看見老爺在跟我揮手,可是我實在不敢轉頭過去,只好一直裝傻趕快吃我的飯,因為如果老爺有正經事,他大可直接叫我不用怕夫人知道,可是他卻在那邊揮手演默劇。

老爺的默劇和ㄚ環的裝傻持續了麗娜煮一杯咖啡的時間。老爺回到位置上我也正好吃完飯,趕快就起身去把自己的盤子洗起來,過沒多久老爺準備要離開了,臨走前戴上墨鏡再給我個閃亮的笑容說byebye。我實在不曉得老爺到底想幹麻,我是夫人的ㄚ環,他有事大可告訴夫人告訴我,除非他想背著夫人不讓她知道.....。

這天下班回家尚先生問我今天麗娜老公還有去店裡嗎,我說有阿,尚先生問我麗娜老公有沒有跑來跟我說什麼,我說沒有阿。不是我要刻意隱瞞,只是老爺夫人丫環這種事我要怎麼講勒?再說老爺也真的沒跟我說什麼阿!就當作沒事發生就好了。

我真的以為這樣就沒事了。沒班的這兩天我也壓根忘了這件事,今天下午在家翻包包找打火機的時候,赫然掏出一張紙條,我認得這紙條,簡單的橫條、廉價的紙質,上面還沾著一點點像是醬料的污漬,是從麗娜店裡面的小小筆記本撕下來的,我剛去的時候因為記不得客人的Order,麗娜叫我把Order寫在紙上,這樣才不會忘記才不會搞錯。上面有個電話號碼,沒有名字,我對這電話一點印象也沒有,我也確定我沒有從店裡抄任何人的電話回家,這紙條是怎麼跑到我包包夾層裡的?我腦袋浮現老爺站在我放包包的儲藏間前面比手畫腳的畫面.............。

老爺阿老爺,你真的很好笑耶,跟我要電話我以為我聽錯,結果你自己主動留電話給我,你到底想要跟我講什麼呢?有什麼事一定要私下講不給老婆知道呢?枉費夫人對你一網情深,提到你的時候整個人笑得多甜,沒想到你竟然想勾搭夫人的小ㄚ環...........。

我以為離開台灣那個幾百員工大公司之後,豪門深似海的情節很難再發生在我身上了,沒想到遠在雪梨的兩三人小三明治店裡面也能有這種爆笑的戲碼.........。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