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August 2006

夏天再不來。

二零零六年的我,正面臨了人生最嚴苛險峻的考驗。

大家都知道,冬天是一個令人體重增長的季節。毛衣大衣加長褲,常常有「看起來還挺苗條的嘛」的錯覺,泡麵摩卡鮮奶油,因為天冷總是下意識地不斷補充熱量,所以冬天是個邪惡的季節,只要稍微疏忽被冬天牽著鼻子走,等到夏天來的時候你就知道後果。因為夏天是貼身熱褲比基尼的日子,你冬天吃了多少東西全都表現在腰間的肉上,一覽無疑。

我在台灣的冬天只要過新年放大假那段時間能夠稍稍撐住,緊接著的春夏馬上用力積極地勞動,往往都還能有驚無險的閃亮豋場。

今年,我的冬天特別長,比起故鄉的瘦子女生們,我的冬天是她們的兩倍。台灣的冬天即將結束,我馬上像趕搭火車一般前往雪梨的冬天,雪梨的冬天時常陽光普照還算親切可人,但是氣溫維持在十幾度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我剛結束台灣分秒必爭壓力超大的上班女郎生活,釋壓的下場是什麼?就是毫無節制的放鬆!我吃,我睡,我吃睡吃!生理年齡也過了黃金二十五(泣),正朝機能退化的下坡路段前進。再加上澳洲瘋狂大碗美食文化的推波助瀾;拉麵用碗公裝,吐司抹cream奶油和蜂蜜,雞肉牛肉在澳洲簡直不用錢,以前在台灣會很歐巴桑地說:「唉唷老闆我這牛肉炒麵的牛肉怎麼這麼少?」,現在在雪梨會想「襪靠這新加坡麵的雞肉和麵條簡直一樣多,綠色的配菜在哪裡?」。剛來的時候一碗公吃不到三分之一就快被撐死,現在可以吃完將近三分之二,之前在雪梨呆一年上禮拜來訪的小營姐,帶著我吃碗公拉麵並以過來人身分悠悠地對我說:「過沒多久你就可以把整碗公都吃完了。」,心理受到驚嚇覺得很惶恐:「ㄏㄚˊ ...好恐怖唷......」,同時還在繼續撈我的拉麵送到嘴裡..........。每到夜深人靜入睡前,自己告訴自己,「明天早上吃一顆蘋果當早餐就好」,結果還不是吃完蘋果三十分鐘後又忍不住去把cream抹在土司上,然後吃掉.......。

我不禁要問老天:這樣的無間地獄還要持續多久!尚先生寫意地說:「喔...大概再一兩個月才夏天唷!」。尚先生是超級瘦子,可以猛吃漢堡王和巧克力醬,多年來都以開飯維持身材,最近莫名奇妙沉迷於騎腳踏車和舉啞鈴。而我,而我卻在無間地獄痛苦掙扎無法翻身........。要穿熱褲比基尼的到底是我還是他!!?.......

夏天,夏天再不來,我就快要肥死了!現在更擔心,就算夏天來,一切也大勢已去........來不及了......。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