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September 2006

雪梨週末夜。

除了三月份那次來雪梨純粹玩耍之外,一直到現在我在雪梨度過的週末夜都非常居家平淡,我想是因為我跟尚先生目前都沒有weekday full time 的工作,所以是不是週末對我們來說意義都不大。喝酒、大餐、clubbing可能就是雪梨人最愛的週末夜活動了,可是我們都不是愛喝酒的人,吃大餐也不一定要在週末,尚先生在咪音樂的時候喇叭總是開得爆大聲,天天都在聽震耳的電子樂,除非有優秀的DJ要來,不然我們對上clubbing人擠人這件事也就沒那麼興致勃勃。除此之外尚先生老是說他不喜歡週末夜到市區去,因為到處都是喝酒醉的人,我把它當成另一個他懶得帶我出門的藉口之一,喝酒醉的人在台北也很多阿,有恐怖到讓你不想出門嗎?

昨天半夜尚先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說來去市區吃個小點心喝個小飲料吧!反正我也沒有正常到哪裡去就欣然答應。我們坐上十二點多的末班公車進市區,一到市區,熱鬧非凡,雖然店家都早就關門了,clubbing 、酒吧還是聚集非常多人,而且我的媽呀,喝酒醉的人幾乎滿街都是,澳洲人講話大聲得有點吵,那個喝完酒之後更是不得了!我都搞不清楚他們是在吵架還是在聊天,不然就是一直有人沿街亂叫吹口哨,情侶吵架甚至要打架之類的,好像整條George St是他們家廚房一樣。隨地尿尿的人也出奇的多,光是迎面走來的幾群人我們就遇到兩群人突然轉身向牆壁撒尿,白天陽光燦爛光鮮整潔的雪梨市區到晚上全變成被野狗隨地撒尿的電線杆。這就讓我想到有次我跟尚先生半夜出來覓食,他說要去ATM提錢一下卻突然面有難色舉步維艱,一個喝醉酒的酒客正在把ATM當小便斗恣意小解一番,我跟尚先生只好識相的彈開,還很擔心地討論下一個去ATM提錢的人應該會絕得錢怎麼變臭了。

除了酒醉大叫的人滿街是之外,那個名貴敞篷車更是全數出籠,雪梨的白天就常常看到帥到不行的敞篷跑車衝來衝去,Z3、 SLk、TT、Ferrari、Porsche,有天看到傳說中的蓮花......,還有一堆我叫不出名字認不出來的超帥氣跑車,搭配雪梨的藍天白雲大馬路,真的是比在台灣賞心悅目許多。這些個跑車到了半夜就像是選美走秀一樣,在大馬路上猛催油門,彼此爭奇鬥艷,互較長短,光聽那個拉引擎的聲音就非常撼動人心,逼得我們含淚說出:真是部好車阿!

按照尚先生的計畫,我們要沿著港橋走回烏鴉巢。港橋的步行入口在The Rock那邊,那個半夜一點多的The Rock除了剛喝完酒的醉鬼,遠方低沉厚實的跑車引擎聲之外什麼都沒有,安靜得出奇,有些路段還黑得要命,我忍不住提高警覺,擔心不小心踩到路邊醉漢就糟糕了。尚先生很貼心地告訴我別緊張他會保護我,我心裡暗地吐巢,保護我,搞不好最後是我保護你吧!(好險他不會讀中文)。從黑媽媽的橋下走上橋之後一切變得豁然開朗,歌劇院的燈打得很美,還有超大郵輪進港停靠,感覺雪梨的夜景真美,涼風徐徐吹來,凌晨兩點多,人少車少一切變得很愜意,在這麼浪漫的時刻....,我們兩個走著走著.....,眼睛都快閉起來了,港橋實在有點長,走得我們又累又想睡。

好不容易走完了港橋,下了橋什麼都沒有,火車站空的,商店空的,路上空的,尚先生說他好喜歡這種時候的雪梨,我說這跟那個電影【28Days Laters】(28天毀滅倒數)很像,路上沒有人是因為都被僵屍吃掉了。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