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July 2011

傷口。

意外發生到現在已經快三個禮拜,天天凹在家裡當脾氣暴躁的病人也已經十天,如果說要有什麼人生領悟的話大概就是我怎麼這麼他馬的沒用呢?

其實真的沒什麼大不了。最恐怖的時刻--腳被手扶梯夾住動彈不得時候--都已經過去,原以為會斷腿見骨,血流成河的恐怖景象,也在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後,照完X光之後證實只是虛驚一場,就算帶著滿腿的瘀青和擦傷和刮傷繼續我的東京行程也都不是什麼克服不了的大問題了。

不過回來雪梨之後傷口就發炎了。實在不知道我這股怕痛的本領是天生的還是後天受創而來,明明就是個小小傷口發了炎,我卻怕得好幾天不敢去洗澡,怕得走路老是一拐拐,怕去看醫生。Shawn硬是連拐帶騙地帶我去看醫生,在候診大廳連醫生都還沒見到,我就嚇得淚流滿面,怎麼會這麼沒用?見到醫生收伸出手來要摸傷口周邊,我竟然縮著腿硬是伸手把醫生的手推開,我是瘋了嗎?給護士上藥的時候也是同樣的戲碼,丟臉死了。

痛嗎?其實說真的沒那麼痛的。可是就是怕呀!怕疼痛會莫名其妙衝出來壓,怕那個老醫生覺得這又沒什麼就粗魯地壓我的傷口壓!怕那個閱傷口無數的護士打算草草隨意把要硬抹上了就算。反正就是一整個沒用。

要離開了,果然是會被揶揄一番,怎麼怕痛將來怎麼生小孩呢?上次見到換個藥卻哭成這樣的是個五歲小孩唷!以為我沒想過我不知道嗎?我天天天天胡思亂想就是在想這些呀!於是乎越想就越害怕,越想就越焦慮,越焦慮就越害怕。

我在想我是不是慢慢無聲地朝精神崩潰前進了?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