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April 2008

好敏感。

可能是快要北京奧運了,最近SBS和ABC1都密集在播一些有關於「中國」的紀錄片,甚麼前一個禮拜的中國現代性愛觀、下禮拜要播萬里長城的建築血淚史,然後昨天晚上我跟尚先生不小心看到講中國「Long March」(長征)的歷史紀錄片。

「長征」是指中國共產黨的紅軍在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間,從中央蘇區向陝甘撤退和轉移的歷史事件,因為路程有兩萬五千華里(合約12,500公里),又稱為二萬五千里長征。

紀錄片用類戲劇的模擬影像和當年參與者的訪談、中外戰略歷史學家的訪談,交錯敘述完成。影片裡描述各支紅軍從潮濕暑熱的中國南區千里跋涉要到西北陝甘地區會和,中間歷經西南山區的雪山地形、險峻的五領地勢、還有遇雨成泥沙流的沼澤地區。一路上從山上摔下山的、在雪地被凍死的、掉進流沙爬不起來陷進去的,看著同袍在身邊死去也只能擦乾眼淚繼續「跟著走」,等到了終點,軍隊少掉一大半。影片裡的受訪著慷慨激昂的說:「毛主席說:『長征是歷史紀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長征是以我們勝利、敵人失敗而告終。』」。

關於國共內戰這一段歷史,可說是我當年最抗拒的一段,甚麼軍閥派系、事件年分、勢力消長......,全都是折磨人的東西,按照聯考考題配分比例以及當時政治情勢看來,國共內戰的出題機率肯定不會太大太多,所以就大概抓個重點,可以應付考試就好(恩,典型考試制度下的孩子)。而所謂的重點就是要記得蔣中正如何又何時帶著中國國民黨到台灣,還有之後如何成為「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至於中國共產黨那一部分可能就不用記太多,如果要記,就盡量記一些文革浩劫之類的共產黨惡行。小時候念的課本不甚客觀避重就輕,沒太多選擇的我們就憨憨地把腦子拿給人家洗一洗,反正洗完了考得上學校才是王道。

影片裡的受訪者都已經是年事已高的老人家了,講到這段經歷還是歷歷在目,而且為自己曾經參與這項不可能的任務感到光榮驕傲。影片用動畫呈現「長征」的路線圖,好幾支紅軍從不同的路線前進,密密麻麻的路線看得我和尚先生瞠目結舌,不知道是記錄片做得太好還是怎樣,還有點感動的感覺……..。

「長征」這段歷史事件在我腦海裡是很模糊的,尚先生不斷轉過頭來問我:「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那樣嗎?」,說實在,我怎麼會曉得,這個可說是中國共產黨當年勝利的關鍵事件,在台灣根本不太容易提起(會半夜被抓走),拜託,小時候還叫人家共匪耶,「長征」這件事我們還稱它做「流竄」哩(就是落花流水地逃跑),不過歷史的觀點很多時候更建立在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認定下,比如說像這記錄片,只用兩句旁白交代蔣中正退守到台灣來,聽起來才更像流竄,因為最後贏的,就是毛澤東阿。

最後,尚先生問我台灣獨立的可能性。如果我回答得出來,我今天還會坐在這裡撿角嗎。

「我覺得台灣要獨立很難,中國不可能讓它發生的,而且立場也很弱。」尚先生這麼說。

「可是台灣已經這麼獨立運作四五十年了。…….」我試著捍衛。

「那是因為有美國在撐著阿!再說當年贏的是共產黨,這樣看起來是蔣中正逃跑不認輸,台灣本來就是中國一部分,只是不承認而已。」

是怎樣,尚先生變統派,然後我是獨派!?

以前窩在台灣那美麗的小島,小時候讀國民黨編的歷史課本、長大後看藍綠兩派惡鬥的彆腳新聞,吸收最多的國外知識是來自好萊塢,講到「國外」幾乎就是指美國,好像全世界其他國家都不存在一樣,如果有的話也是旅遊生活頻道裡的世界奇景。對於台灣與全世界的關係和定位,其實也沒有甚麼具體的感受,反正關起門來窩在家裡吃飽飯睡好覺就是一切。

現在人在雪梨,如果有打開的電視的時候常常都是各式各樣主題的記錄片,新聞裡世界新聞的比重多很多,中東回教世界的緊張情勢原來比我想像中的複雜好多好多,巴基斯坦的布托被暗殺的時候,我變得莫名焦慮覺得是不是世界大戰要發生了,要是在台灣的新聞可能只有一個跑馬的篇幅,不痛不癢,還不如多報點周美青的服裝哲學收視率來得高。

澳洲新總理上任沒多久,履行競選承諾向澳洲原住民正式道歉,那天早上我搭同事J的便車上班,J很慎重地在車上一邊轉著實況廣播一邊告訴我,「今天陸客文要向原住民道歉,這是在創造歷史阿,我們好好地來聽他的演說好不好?」然後一路上我們一句話都沒說,從廣播裡我聽見陸客文對原住民說了三次慎重又謹慎的「對不起」。

其實扯這麼多,這種敏感的話題我再怎麼扯也扯不出個結論來。只是待在別人的國家裡,才看見別人如何打開窗用哪種角度看世界,用哪種態度定位自己的國家、關心自己的國家,才深刻發現自己小時候以為的台灣和長大以後看見的台灣,真的不太一樣。

6 comments:

小孩子麥 said...

講到錄課文(不挑字的結果有時候真的很妙:P)的道歉演說~結果不知道怎麼搞的,在達爾文後續一週內卻發生數起原住民結隊毆打白人的事件說~有的還一邊毆打一邊跟那個被揍的人說sorry...所以我猜想原住民有的真的還是很恨家園被白種人奪走吧...

雪梨睡魔 said...

尚先生很好笑,還在幫中台統一是怎樣。不過台灣不能獨立的原因主要也是怕有群起效應,畢竟不想要成為中國一部分的現在中國領土實在是不少,是以台灣名義上的獨立根本是絕對不可以發生的(以中國的角度來說)。

但實際上,我們可以自己選總統,有自己的護照,這跟獨立的差別??

我那天也有看這紀錄片,是挺有趣,但對中國人是好是壞我不覺得那紀錄片有盡到分析的責任,報導非常詳盡是真的。

最近好多朋友問我台灣的定位,在他們眼中的台灣是一片模糊沒有印象的。唯一的印象就是我,搞的我一副是台灣大使的感覺。台灣的自我國際定位跟行銷做的真是太差了。媒體的鎖國也是很令人擔心的事。阿,講到這種憂國憂民的話題忍不住就廢話很多。

蔡小子 said...

其實我也是到了雪梨之後,種種小小的事件連結起來
讓我覺得,其實台灣似乎跟中國”談和”(不一定統一)會比較好…
可是很多歷史的結、歷史的痕…好像不是我們說要統一或是獨立就可以消弭的…

杜Mei said...

澳洲人對於國際新聞真的很關切
之前台灣選舉
好多澳洲人都知道 也知道KMT & DPP
然後知道我從台灣來
都會問我對選舉的看法

雖然我答不出個所以來 但我覺得很慚愧
我想到 我們何時關心過別人的選舉
台灣媒體再怎麼關心 也只不過關心到美國選舉罷了

有次更尷尬
老師直接在一堆大陸人面前問我對於台灣獨立的看法
我整個就三條線
只好打哈哈的說"這話題好敏感唷"

【stonedlove】 said...

To 小孩子麥:一場演說的確不能消彌族群之間的新仇舊恨,不過至少官方能正式面對仍是件意義重大的事,好的開始吧。

To 雪梨睡魔:別擔心!蕭萬長和胡景濤都已經破冰會面了,台灣苦日子只剩37天!(噗)

To 蔡小子:我想問題就在於所謂的「談和」是怎麼個和(合)法囉。

To 杜Mei:你老師還挺白目的唷。

鄭嘉迪 said...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人視頻聊天室
午夜視頻秀場
免費的成人午夜劇場
免費視頻找女人聊天
如何找聊天室主播視頻
美女主播性感熱舞視頻
成人視訊
韓國視頻交友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
裸聊直播間
0401影音視訊聊天室
裸體視頻聊天網
9158美女視頻聊天
9158美女視頻聊天
173免費視訊美女
173免費視訊美女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人秀聊天視頻網站
同城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床友交友約炮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人裸聊
色情聊天室
真人裸聊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色聊聊天室裸聊視頻網
小可愛視訊聊天室
小可愛視訊聊天室
小可愛視訊
173免費視訊
玩美女人聊天交友網
同城午夜聊天室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
韓國美女主播聊天室
579真人視頻交友網-美女主播熱舞視頻
美女主播熱舞視頻
性感韓國美女主播視頻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