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October 2007

那瑪姬現在是在做甚麼的呢?

一群小老鼠在籠子裡努力轉圈圈,大家怎麼轉,每一隻就跟著大家怎麼轉,轉哪轉哪轉久了,自然而然就習慣了,不用特別提醒,自然會找到轉圈圈的方法,怎麼跳上滾輪、轉圈圈的動作、轉圈圈的表情、還有轉圈圈的目標,就是越快越好,因為大家都說轉越快越好,所以每一隻都以為轉越快越好。

有天籠子裡的一隻小老鼠被莫名其妙抓到另一個不太一樣的籠子裡,突然看到一大群不太一樣的老鼠一樣都在轉圈圈,只是轉的動作、方法、表情有些不一樣,連那個滾輪的設計、方向、速度也不一樣,新來的老鼠站在滾輪下面試了好久都還抓不到訣竅跳上去跟大家一起和諧地轉圈圈,新來的老鼠從新鮮、好奇,到緊張、努力,最後發現要跳上去跟大家一起轉圈圈比想像中的困難,於是開始不知所措、甚至覺得很害怕,以前轉圈圈這麼簡單的事情,這麼到了這個新籠子以後,變得這麼不簡單。

不懂得怎麼在新籠子轉圈的新老鼠,發現,沒有圈圈轉的日子,就不知道要幹嘛了。站在滾輪下面看大家轉圈圈的處境於是變得很尷尬。

─────────────────────────────────────────────────────────────────────────────

從六月自台灣回到雪梨之後,我的Working Holiday身分就正式結束,遇到剛認識或第一次碰面的人,也沒辦法用Working Holiday來當作目前鬆散閒晃狀態的藉口。找不到最好的答案的狀況下,通常就是支吾其詞含混而過。

尚先生如火如荼地為他的人生大夢作打拼,身旁來來去去的工作夥伴不間斷,我再怎麼逃避還是會遇到要以「賢伉儷」之姿出席的場合,雖然大部分的時刻礙於語言能力的問題,我只是坐在一旁安靜地笑嘻嘻,一副很投入的模樣,雖然我也很想落落大方地表現我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有個性有想法的個體,但是心裡卻隱隱害怕被問到有關我的事情,除了擔心自己說得不夠好、不夠幽默,甚至讓尚先生失了面子,其實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現在的我自己」。

派迪是尚先生去德國時候認識的紐西蘭獨立樂團樂手,上個月到雪梨和墨爾本做巡迴表演,到雪梨的時候,很自然地尚先生就帶我去他的巡迴表演捧場。之後的兩三天還到尚先生的小工作室一起鬼混。就在派迪要結束雪梨行程的前一天,我們一起出去吃了頓晚飯。在飯桌上他們老兄兩個開開心心地聊天,我開開心心地吃飯,偶爾簡單搭搭腔,派迪是好人,並沒有要冷落我的意思,找了個話題問我:「那瑪姬現在是在做甚麼的呢?」那瑪姬現在是在做甚麼的呢?我嗯嗯嗯了一下,用亂七八糟的英文說,我現在在咖啡店打工,還在學校上英文課....。尚先生看我緊張口吃了起來,幫了我一下,「瑪姬之後要當攝影師」。我心虛地笑著說I hope so。

我想到去年和尚先生在雪梨市區閒晃的時候,尚先生與一個以前工作過的女歌手不期而遇。尚先生開心地跟女歌手介紹說:「這是我賤內,瑪姬。」女歌手驚訝地大叫恭喜恭喜說:「那瑪姬現在是在做甚麼的呢?」當時我的英文又更爛一點,嗯嗯嗯好半天,屁都還沒恩出來,尚先生也幫了我一下,「瑪姬是攝影師」。女歌手走了之後,我數落了一下尚先生,我才不是攝影師,幹嘛亂講。

顯然「攝影師」只是尚先生幫我立下的宏願,至於只把拍照當好玩的我,就憨憨地讓他幫他賤內編織美夢,畢竟,我實在也說不出甚麼其他更稱頭的頭銜。人到了這種時候,才體認到自己被社會化的程度。少了那張名片上的whatever頭銜,內心之空虛,與人相處頭都抬不起來,連講話都會口吃。

我忍不住地想破頭地想為自己尷尬的處境找個位置,至少在自我介紹的時候我有勇氣眼神直視對方。經過數個在求職網站上尋尋覓覓又載浮載沉的日子,以及好幾個閃閃的淚光魯冰花的夜晚,我想出了一個對策。

新朋友問我:「那瑪姬現在是在做甚麼的呢?」我說:「我在上課,我是學生。」直到這一刻我才更深刻的體悟,當學生真是史上無敵的絕佳頭銜。不會有人再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當我說我是學生;不會有人再多問太多,因為我說我是學生。這個答案簡單又完整,當學生就是學習、進修、充電、準備、跳板,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任何人、任何處境。

站在滾輪下面當學生,就算看著滾輪上面的人們多努力的轉著圈圈,就算置身事外也覺得理直氣壯。因為我是學生。這是我目前在籠子裡的滾輪下的最佳位置和頭銜。

10 comments:

私家 said...

我這一生也常常碰到這樣的問題:

“私家現在是在做什麼呢?“
“....恩,傳播業(?),我在拍紀錄片....“
“那你們公司做了哪些片子啊?會上院線嗎?“
“....恩,我沒有公司哦,會跟不同公司合作,東西啊大部分在像公視頻道會播....“
“那最近有什麼新作品啊?“
“....恩,最近在拍的大概要明年下半年才會播...“

這樣也就算了,通常這些不太熟的朋友,在下次隔半年見面時,又會從“第一行“問起.....

【stonedlove】 said...

「我在拍紀錄片」
聽起來好有深度阿!

那種「格格不入」的對話,
是我最難以忍受的事情之一了。

私家 said...

我很怕人家問,你有拍過什麼片啊?
怕說出來也沒聽過啊,(通常都是沒聽過的啦....)

所以囉,哪有什麼深度嘛。噗~

ariel said...

每次有不熟的人問我
我都好想說我是開計程車的....
有個簡單易懂的頭銜好好....

【stonedlove】 said...

to私家:紀錄片實在小眾了一點,而且又是在台灣。不過我覺得好處是,聽得懂的人自然就可以變成同掛的朋友了,聽不懂的,話題馬上就結束,乾脆簡單。

to ariel:甚麼,我還很羨慕你的頭銜耶!「我是國際彩妝造形師」很有氣勢阿!

Anonymous said...

喜歡妳這裡的感覺!
這樣的安慰有些糟
但如果知道我的成就或許你會感覺好一些

路人甲之前也在雪梨生活的我~只是想告訴你加油加油!

【stonedlove】 said...

謝謝以前也在雪梨生活的路人甲!

「成就」這兩個字真的把人壓得喘不過氣,我只是很想在這裡做我自己,而不是沒個性的nobody。

你也加油!

Allan C said...

今年回倫敦之後沒入學,所以也不算是學生。(雖然還是拿著學生簽證,假學生真居留)
也是都會被問到同樣的問題,沒唸書在倫敦幹麻呢?
"工作"這是最簡單的答案。
然後又會被問到,什麼工作呢?
"攝影師"
拍什麼呢?雜誌嗎?
對於一般人來說,人的職業簡單區分成三種,學生(沒收入),工作(有收入)跟待業中(沒收入)。
實在很難解釋什麼叫做工作但是沒收入...
對家人來說,學生身分真的是我最大的掩護。
對於不熟的朋友我就簡單說我是FREELANCE。
對於比較熟的朋友,我就說直接去看我BLOG,懶得一個個解釋了。

(還有一種人是無業中但有收入,例如說我某長年好友,在辭去了園區的工作之後,立志居家當起股王。)

【stonedlove】 said...

re allen c

學生萬歲!不過你現在做的事,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很夢幻的。

無業中但有收入這種身分.........,狠機車耶!

鄭嘉迪 said...

173影音視訊
173影音視訊live
meme104 視訊
ut視訊聊天室
8dgo視訊聊天網
mbox 視訊網
夏娃視訊聊天網
夏娃視訊
免費視訊聊天交友網
豆豆聊天網
豆豆聊聊天室
豆豆聊天室
豆豆聊天
交友網站
交友聊天網
聊天交友網
視訊交友戀愛ing
韓國視訊網站
後宮電影院
後宮
打飛
嘟嘟成人網
伊莉論壇
免費a片
85街
85街官網免費影片新版
裸聊直播間
裸聊直播間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
0401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視頻聊天網
視頻聊天網
視頻交友-真愛旅舍
視頻交友-真愛旅舍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人秀聊天視頻網站
同城—夜情交友qq群
夜色視頻多人聊天室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