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May 2007

回家。


在新加坡轉機的時候,硬是多走些路找到那個戶外吸煙區,對著一片向日葵花園吞雲吐霧,竟然比在小孩子旁邊吸菸更有罪惡感.........。

坐在往台灣的飛機上,聽到的旁人耳語是中文是台語。到了台灣一下飛機,空氣裡的味道是悶熱是潮濕。坐上我爹的車,廣播裡傳來的是激動的政治評論節目。走進家門看見三隻賤貓喵喵喵,生理的第一個反應是鼻子發癢狂打噴嚏,然後來個久違的氣喘。

打開電視看見新的綜藝節目叫做XX紅樓夢,那天的單元叫做「我的女友穿很露」,接下來的短短兩天我發現,我不在的這些時日,狄鶯紅遍各大綜藝談話節目,靠的不是口才和知識,而是她和孫鵬破鏡重圓的故事。

我爸只要談到政治選舉馬英九,依舊憤慨激昂口沫橫飛。我媽不論講到什麼都是抱怨絕望和委屈,悶不吭聲的我心裡暗暗想,大概只有包個母親節大紅包才能撫慰她的心。去探望高齡八十好幾的外婆,雙手抖得厲害,膝蓋也不大有力站不太起來,偶爾把我的名字喊成另一個表妹的名字。

回家已經好幾天,總覺得從窗戶望出去都看不見藍天,盡是灰灰濛濛的一片天。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