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April 2012

面試。

時間掌控從來都不是強項,用這當作面試遲到的藉口是完全無法讓人接受的。

預留了兩個小時的交通時間,還是抵不過對台北交通現況的不熟悉,硬生生地就給他遲到了半小時。對方可能為了禮貌,嘴上說沒關係,辛苦了,心理大概直接就否定了我這個人以及接下來的面試。從整個交談的草率就看出端倪,連待遇這麼重要的事情兩個人都心照不宣的沒提到,反正他也沒想錄用我,我也沒想在他那上班,就趕快結束省省時間吧。

喜歡在談話中穿插英文單字的人有種很奇特的自以為是。矯枉過正的單字腔調更是沒有必要。想表現你很專業嗎?講英文單字就很代表很厲害嗎?是什麼樣的一種社會造就這種人呢?

結束後時間其實還太早,心理卻完全沒有想要逗留,直接走向捷運站,一站一站的轉車再轉車。

找到了一個空檔,站在路邊點根煙,看著整路滿滿的汽車機車震耳欲聾地呼嘯而過,高架橋的工地轟天巨響著,店家們的音樂互相干擾著,我什麼都聽不見,只聽到自己心理看著這景象喊著,好吵,好臭,好醜。

究竟是喜歡這個城市或是討厭這個城市?究竟想呆下來和他們一起在這吵雜髒亂醜陋的街市裡周旋?還是離開到一個光鮮亮麗卻稍嫌空洞的城市孤獨一人地掙扎?

『你要想想你自己要的是什麼?』

如果這個答案這麼容易就回答的出來,我還會站在路邊抽煙的時候眼淚就止不住的留下來嗎?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