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February 2006

不作家事。

我爹常跟我提,他從小就很嚮往去日本看看,因為四五十年前他當時的小學校長在升旗集會說:「日本好先進,每五分鐘就可以看見一台高級汽車從面前駛過。」聽到這麼神奇的日本遊記,他告訴自己這輩子一定要去日本看看。

我懂這種感覺的,就像high番的時候,我也告訴自己,這輩子一定要去GOA或是Ibiza甚至怕岸朝聖哪!

結果到現在我爸連飛機都沒坐過,他問我:「如果我出錢,找你媽跟我一起去日本玩,你覺得她肯不肯?」
我苦笑地回答:「應該....不會很想吧.....」我媽連跟他同處一室都如坐針氈,更別說一起出遊了。

當下我是喉頭一陣哽咽的,因為我發現,人到了這麼大把年紀,沒有一個伴侶可以分享生命的時候,有些遺憾更有些難堪.....

我娘今天跟我說她找到適合的房子,她要搬出去了,她眼神中的興奮好像當年我考上大學要搬出去時一樣,多麼開心可以離開這裡呀!她終究是無法忍受和這個人同處在一個屋簷下的呀!

我常在想是因為這家本質就破碎,所以我不重視家庭,還是我不致力於家庭關係的維持,所以這個家總是破碎。所謂的破碎與否不是成員們有沒有同聚在一起,是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一處無解的結,虧欠著誰又被誰虧欠,說不出口也沒法解決,只能持續的心事重重。

Total Pageviews

Followers